2019抓赌新规定

美劇倉庫 - 2019高清美劇下載網站| 天天美劇 | 美劇天堂

兩人做人愛費視頻、 濃精澆灌美婦的子宮


,這次是我們兩人重要的一課。這段期間,我們共同經歷情緒的起伏,只希望給機會爸爸盡責任陪伴BB成長,既然決定邁向人生另一個階段,我們會共同做好父母的責任,給予彼此幸福溫暖,照顧好我們的兒子,希望各方朋友給予我們時間做好父母要做的角色,目前最重要是我們的BB能夠健康快樂地成長,今日以后只向前看為兒子一步步前行。張致恒一家三口合影通過這來看,很感覺得到,雯雯是原諒了未婚夫張致恒,只希望向前看,專注兒子的成長!但這何嘗又不是說明,原諒,111 [窈窕淑女](23-24)[作者:女少先隊員] 字數:7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二十三   我心里一凜,接過電話,果然,傳來了Mo的聲音,「先生,」他從未問過 我的名字,所以也只管我叫「先生」。「先生,」Mo說,「你的包裹無法被送 達。我很遺憾。」   這是為什么?所謂的包裹,一定是指孟杰。可由于靖雯在身邊,我無法細問, 只好說,「好。不管怎么樣,還是謝謝你。」   靖雯也許聽到電話內是一個說英文的男人,只說了一句,「是客戶嗎?」便 拿起自己的大浴巾,輕輕為我擦干身體。   我們開始了間歇同居的日子。一周中,我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靖雯家。由于我 的腰并不方便,我們的同居的時間,其實靖雯付出的更多。我也見識了這樣一個 江南女子的乖巧賢惠:靖雯總是為我做簡單清單又可口的飯菜,將我的衣服疊的 平平整整,并且在晚上,我們總能輕易找到有趣的話題,滔滔不絕的說到深夜, 直到互相提醒,太晚了,明天還要上班。甚至就連聽她給我講我完全聽不懂的杭 州話,我都似乎永遠也聽不夠。我曾在和之前幾個女友的交往中產生過對婚姻的 向往,但這次,無疑是讓我的暢想最甜蜜,仿佛我的余生會置身于天堂,那里只 有陽光,鮮花,和可愛的天使。   感恩節將至,我為一些重要的客戶準備了卡片。Scott收到了我的卡片, 約我出來喝酒。一方面由于工作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朋友的交情,在一個 周四晚上,我和Scott約好一起去市中心一家頂級酒店喝酒。Scott由 于工作關系,手頭有一些酒店客戶給他的消費券,這也間接便宜了我們。   Scott得知我之前腰部受傷,寒暄玩笑了幾句。我對Scott說, 「伙計,我最近戀愛了。」   「恩,我能看出來。」Scott微笑看著我。   「我已經向她求婚了。」   「她同意了?」   「我想是吧……」我這個回答,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卻又不知該怎么解釋。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順勢轉移了話題。「Scott,我突然想起來一個 事。柯蒂斯俱樂部…」我剛說到這里,Scott打斷我,「什么?歐!嘿!伙 計,你在說什么?」Scott睜大眼睛,明顯在玩笑的裝傻。   「我是認真的,Scott。恩……我其實……去過一次了。」我為了表示 真誠,告訴Scott我已經去過,這樣也許他就會對我放下戒備,「確實是很 專業。可是,我想去第二次,他們說不行了。這是為什么?」所謂第二次,其實 是我想要報復孟杰,但是被拒絕的事情。   「哼……」Scott低頭喝光杯中的酒,「拒絕?方,我去下衛生間,回 來說。」   看著Scott的背影,我深知,這種事情,想要問明白,恐怕事如登天。 可是我又怎么也想不通,為什么靖雯可以被帶去,而孟杰就不可以?我不信僅僅 是因為孟杰是一個高大的男性。我心中報復孟杰的沖動已經遠遠比不上對這件事 情的好奇。   正當我呆呆盯著酒杯出神,猛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嚇了我一跳,Sc ott急匆匆的說,「方!來!給你介紹個大人物!對你工作有幫助!」   我不明所以,跟著Scott走到酒店酒吧的門口,只見門口站著一位年近 七旬的白人紳士。這人銀白稀疏的頭發向后背著,露出光亮的額頭。一部絡腮胡 被精心修剪過。身上穿著一套米黃色的休閑西裝,西裝外套內是一件純黑色高領 毛衣。臉上爬滿了歲月留下的痕跡,微微瞇起的雙眼中,平靜卻又帶著犀利。這 個老人雙手瀟灑的插在褲兜,注視著我們來的方向。   平日里談笑自若的Scott在這老人面前也十分收斂,「Kurt,這是 我的朋友,方小樓……是x公司的大客戶經理……」   還沒等Scott說完,我突然說道,「嘿!Kurt!真高興又見到你!」 老Kurt也把右手伸出褲兜,在自己額頭上微微一點,瀟灑的做了個美軍的軍 禮,同時對我禮節性的報以微笑,以示回應。   Scott則一臉茫然。   原來,就在幾天前,Kurt和我有過工作上的接觸。準確來說,我這種層 級談不上接觸他。Kurt是美國著名酒店集團的擁有人之一。幾天前,為了拓 展明年的合作關系,我代表我們公司做了一部分的公司新產品介紹和幾個案例分 享,Kurt這是對方酒店集團的大佬。會議期間,Kurt在涉及具體執行層 面的細節時幾乎一言不發,只在最后亂扯了幾句。就是這樣,我們算是見過。沒 想到這么快就又相遇了。   我簡單給Scott講了我們幾天前的相識,我們便來到了一間包房,從豪 華程度來看,應該是最頂尖的。   Kurt掏出雪茄,隨手丟給Scott一根,又丟向我一根。我接住旋轉 飛來的棕紅色雪茄,開玩笑道,「這是在古巴少女大腿根上搓的嗎?」   Scott哈哈大笑,Kurt則把自己手里的雪茄橫在鼻子前,閉上眼睛 深深聞了聞,瞇著眼睛說道,「你能聞出來。」然后便點燃了雪茄,開始吞云吐 霧。又開了一瓶洋酒。   由于我和Kurt并不算初識,又有Scott作為我們的朋友,我們三人 很快便沒有了拘謹的正式感,胡亂聊了起來。   原來,經過Scott的介紹,老Kurt算是美國的世家。他的爺爺和亨 利福特在底特律是鄰居。而他的兒子在服兵役期間和Scott是好友。由于S cott的工作需要,經由Kurt兒子的關系,兩個人很快便從工作關系成為 了忘年交。   Scott突然調整了一下坐姿,對我說,「方,你剛才不是問我關于柯蒂 斯俱樂部的事情嗎?Kurt了解很多。」說完,又對Kurt說,「Kurt, 方去消費過,但他似乎有一些問題。剛才在問我,湊巧我遇到了你,你,你可以 回答他嗎?」   Kurt輕輕向外吹著雪茄的煙霧,微微抬頭,眼睛向下的看著我,微笑著 說,「看來你們的確是好朋友。」   我心里突然想到,Kurt,不就是Curtis的簡稱嗎?難道這個柯蒂 斯俱樂部,是這家伙開的?我卻不敢明問,由于這老Kurt的氣場太強,平時 對什么都滿不在乎的我,幾乎是唯唯諾諾的說,「Kurt,我去過了,確實… …確實很特別。我只是好奇,你們怎么……怎么得到那些人?」   Kurt微笑著微微搖晃自己手里的高腳杯,「人都是有弱點,起碼也是有 需求的。」Kurt并不正面回答我的問題,「有些人有特殊的癖好,有些人需 要錢,有些人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報警……人可以接受比你想得多得多的東西,只 取決于你開出的價碼。社會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Kurt又開始扯那套 云山霧罩的哲學問題。   我卻沒有心情聽他的人生哲思。我想,靖雯的身份合法,應該沒有理由害怕 報警呀!縱然靖雯那晚并未被性侵,但也不至于裝作若無其事啊!難道說靖雯喜 好被凌辱?又抑或是付費?如果是付費,那似乎一切都說得通了。如果想要收買 孟杰,以他殷實的家境,顯然不可能。又或者靖雯是接受了柯蒂斯俱樂部開出的 價碼?我難以想象靖雯一個乖巧的窈窕淑女,會喜好被凌辱或者可以為了金錢做 出如此的勾當。   當晚,Kurt從未正面承認過他和柯蒂斯俱樂部有關,或者給我講柯蒂斯 俱樂部的具體操作方法。我也不好再問。只好轉換了話題,直到和他們告別。我 帶著滿心的疑惑,開車到了靖雯家。靖雯正在浴室,聽到開門聲,對我喊,「小 樓,人家剛洗完澡,在擦頭發。」   我換了鞋,進了浴室,靖雯顯然剛剛洗漱完畢,穿了一件寬大的t恤,遮住 小屁股,露出兩條光潔筆直的大腿,用毛巾擦著自己半濕的俏麗短發,從鏡子里 看到我,對我美美的一笑,「小樓,你等下。」   我不知該說什么。我無法質問靖雯。但是心中又萬分不悅。我并不是那種傳 統到迂腐的人,認為自己的女人一生只能被自己一個人的生殖器占有。之前孟杰 對靖雯的所作所為,我完全可以原諒靖雯,因為那是因為孟杰的要挾。但如果起 初柯蒂斯俱樂部就是用我那五千美金中的一部分,買得靖雯愿意去被他們赤身裸 體的凌辱,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但是看著靖雯單純的充滿愛意的微笑,我實在無法想象靖雯會接受所謂的價 碼,我的心里多么希望靖雯那晚是被綁架!   我愣愣的站在浴室門口。靖雯也許也看出我有些反常,不顧頭發并為全干, 關切的問,「小樓,你怎么了?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順心?」說著,雙手環住我 的腰,小臉側過來,貼在我的胸上,輕輕摩擦,表示安慰。   我被靖雯這一抱,渾身一震,之前腦海中胡思亂想的景象全部浮現了出來。 我仿佛看到了靖雯如何與柯蒂斯俱樂部的人討價還價,如何明晰自己被凌辱的界 限,如何欺騙我說被兩個旅者用莫名的地圖搞的失去知覺,如何在孟杰家享受著 孟杰強壯身體的抽插,甚至如何與秦明杰在我現在身處的公寓內肆意釋放自己的 淫蕩。   我越想越離譜,突然,雙臂緊緊鎖抱住靖雯,向上提起。靖雯顯然被嚇了一 跳,「啊!小樓!你太用力了!」   我卻不予理睬,用這個魯達拔柳的姿勢,抱著靖雯,快步走進靖雯的臥室, 全然不顧靖雯兩條小白腿亂蹬亂踹。我把靖雯扔到了床上,由于靖雯并未穿內褲, 我看到了靖雯的無毛下體。   「啊!小樓……你還沒洗……」靖雯還沒說完,我抓起靖雯一只細弱的腳踝, 拼命向外一拉,靖雯的身體仿佛騰空而起。我隨后又把那只腳踝向側一拉,靖雯 就成了爬在床邊的動作。   由于我堅持鍛煉,而靖雯又十分嬌小,這一扯,猶如甩一只小貓一般,「啊! 小樓!你弄痛我了!」說著,靖雯兩條小腿開始向后亂蹬。   我跪上床,雙腿膝蓋插在靖雯雙腿間,使她的腿不能并攏,對著靖雯雪白微 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啪!」的一聲,靖雯的屁股上馬上浮現出一個粉 紅色的掌印。「別他媽亂動!」我幾乎是第一次在靖雯面前說出了臟話。說著, 我雙手抓起靖雯的纖細手腕,拼命向后扭住,我用左手一把抓住并固定著靖雯的 兩只手腕,右手解下皮帶,胡亂把靖雯雙手綁在了她的背后,綁的雖然并無美感 卻結實無比。   靖雯顯然已經被嚇到,拼命扭頭向后看,聲音中充滿了恐懼,「小樓,小樓, 你怎么了今天!」   我仿佛瘋了一般,并不答話,只左手按著靖雯的后心,右手瘋狂抽打著靖雯 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直打的靖雯屁股和大腿后側已經明顯的沁出血紅,在靖雯白 嫩皮膚的映襯下,仿佛隨時都會滴出血來。靖雯起先掙扎了幾下,便放棄了抵抗, 把臉緊緊貼住創面,低聲嗚咽,只有兩只時而握拳時而張開的掙扎的小手,無助 的訴說著肉體和內心所承受的痛苦。                 二十四   我一把抄起靖雯的胯,讓她撅起屁股,靖雯被迫擺出了一個雙手被反綁在背 后,屁股高翹,只有臉胸,以及膝蓋小腿支撐身體的姿勢。   我脫下內褲,試圖插入靖雯的肉縫,卻發現無比敏感的靖雯,今天卻并沒分 泌多少汁水。我好似魔鬼附身一般,在靖雯的下體啐了一口,把勃起的雞巴頂向 靖雯的身體。   靖雯如觸電一般,發出「嗚啊!」一聲,帶著哭腔,搖著頭,「不行啊!痛!」 拼命搖頭,卻并不回頭看我。   「啊!——」隨著靖雯痛苦的哀鳴,我插入了靖雯那由于干澀而顯得格外緊 致的肉穴。同時,我的雙手狠命抓住靖雯已經被抽的血紅的臀肉,瘋狂的撕扯。   進出幾下,靖雯的愛液竟然分泌了出來。這原本人體自然的生理反應,一方 面讓我的抽插更為順暢,一方面也讓我更加莫名憤怒,我幾乎是咬著牙,一邊不 住挺動腰臀,一邊說,「姚靖雯!你他媽被強奸都能發騷!你是不是喜歡被男人 操?」靖雯本能的呻吟,卻無法掩蓋無助的抽泣,身體卻一動不動,不配合也不 反抗,任由我有節奏地撞擊著她高高翹起的屁股。   我夸張的從靖雯的身后沖擊靖雯的身體,「啪啪啪」的肉響不絕于耳。靖雯 隱約一邊微微搖頭,一邊發出「恩……恩……」的輕吟。   被我用后入式無情凌辱的未婚妻那高高翹起的屁股,在我的毫不留情的撕扯 下不斷變形,甚至被抓的通紅。每當我把靖雯臀瓣扯向兩邊,那小巧可愛的菊門 便暴露出來,并也隨著我拉扯那一對光滑嫩白的屁股,微微變形。   我騰出右手,隨便沾了沾靖雯流出的愛液,把食指指肚猛地插入靖雯的菊花。 靖雯「哦啊!」一聲呻吟,開始晃動腰肢,拒絕菊門異物的侵入,口中開始喊 「不行!不行!」然而,包裹住我雞巴的嫩穴卻突然開始收縮!我被這突然的刺 激,弄得精門一松,也懶得調整,索性快速沖刺幾下,在即將射精前,把雞巴拔 出了靖雯的身體,一股股精液噴射在靖雯的屁股上。   隨著我的射精,我仿佛突然恢復了理智。俯下身,緊緊抱住靖雯,全然不顧 她的雙手還被我的皮帶綁在背后,屁股上也有自己的精液。我的胸緊緊貼著靖雯 t恤下的骨感的后背,嘴巴湊在靖雯耳邊,輕輕叫著靖雯的名字。   我騰出一只手,解開綁住靖雯雙手的皮帶,之后便又馬上緊緊抱住靖雯。靖 雯卻仿佛死魚一般,在我懷里一動不動,就連腦袋也不轉。不知是高潮后的喘息 還是反感于我的莫明施暴。   過了良久,靖雯輕輕的說,「小樓,以后不可以……妹妹會壞掉的……」   聽靖雯這么說,我猜她應該并沒有生氣。先在靖雯耳邊輕輕恭維道,「你今 天太美了。」然后又問,「你是不是喜這樣?」   「討厭……人家才沒有呢……」靖雯羞羞答道。可是語氣分明是一種撒嬌。 也就是說,靖雯默認了喜歡被強硬的插入。   我心里涼了半截。如果是這樣,那么柯蒂斯俱樂部的事請……我不敢多想, 也沒有任何證據。只能對靖雯說,「你喜歡這樣,應該早告訴我啊……你喜歡怎 樣,都要告訴我,這樣咱們才能更好的相愛。」靖雯只說了一句「討厭」,便不 再回應。   雖說我對靖雯有些猜不透,但是卻也無可奈何。只是我并未再提結婚的事情。 我想,不妨再繼續相處相處;以前的事情就不管了,但是我們兩個確認關系之后, 我可不能再讓她給我戴綠帽。   轉眼到了感恩節。靖雯說她的同事要共進晚餐,我在公司側面打聽了一下, 確實她們的小團隊打算出去聚餐。而我,從三年前開始,每年感恩節都和我的那 群學生球友一起吃吃喝喝玩玩鬧鬧。我們便決定在感恩節當晚分頭行動。我在打 球那些孩子中,唯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孟杰。當晚做東的是六六。六六似乎叫劉 什么,大家都管他叫六六。我問六六都有誰來,六六說了一長串名字,都是之前 我周末去打球的那些人。我聽人名中沒有孟杰。我便應允加入他們的聚會。   當晚,我們來到了六六家。共有七八個男生,其中幾對還帶著女朋友。一邊 聊天一邊開玩笑,一頓晚飯也就所謂吃過了。然后就開始玩喝酒游戲。根據之前 的經驗,這種游戲,越玩尺度越大,我在去年,和一個小學妹抱在一起借著酒勁 兒親了半天。后來還約了幾次炮。但是我今年可不會,我今年來,并不是為了什 么艷遇,只是單純的為了應酬一下,畢竟我已經脫離球場有段日子了。   那晚不知是我運氣不好還是什么原因,玩游戲總是輸。看著那些甜蜜的小情 侶,我又總是亂想靖雯的事情,越來越郁悶,酒也越喝越多。我最后記得的事情 是,我向沙發后背上拼命地靠,說了一句,「哥兒幾個,我今天好像喝多了。有 點難受……」   之后,斷斷續續的,似乎幾個男生把我架到了六六的臥室里。然后似乎有人 進來看過我一眼,然后出去說,咱們小點聲,小樓哥睡了……   我再睜眼,嘴里干的要命,躺在陌生的床上,天旋地轉。外面依然是他們喧 鬧的聲音。我摸索著走出去,在強光的刺激下只能瞇著眼睛。那十來個男女聽見 響動,集體望向了六六臥室的方向,一見是我暈暈乎乎的走出來,有幾個聲音寒 暄到,「小樓哥,酒醒拉?」   我完全看不清是誰,徑直拿了一杯水,一飲而盡。又打滿一杯,含糊地說, 「你們繼續……六六,我今晚上得睡你這兒了恐怕……」說完,端著水杯,走回 六六的臥室。   我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在模糊的人影中,我怎么好像看到了孟杰?我回到黑 漆漆的臥室里,順著門縫往外看。幸好,六六的臥室門正對客廳,一切一覽無余。 我拼命眨了眨眼,看了看,果然,孟杰坐在沙發上剛才我坐的位置。似乎他是獨 自前來的,并沒有何思凡或者別的什么女伴。   這時,可能是我剛才出去喝水打斷了他們的節奏,一個聲音說,「太晚了, 走了走了。」隨后,大家都開始隨聲附和。孟杰顯然不太高興,「別啊!我剛來, 你們就走了?」可是大家去意已決。大家客套著「下次再聚」「開車小心」,紛 紛散去。客廳里只剩下孟杰,六六,還有邵兵三個人。   送走大家,邵兵說,「孟老板,沒事兒,咱們接著陪你聊。待會兒小樓哥醒 了咱們再琢磨琢磨干什么。」   六六說,「孟老板,你跟林志玲真分手啦?」林志玲就是何思凡。   見孟杰并不答話,邵兵說,「最近有沒有什么新目標?」   聽邵兵這么問,孟杰突然「嘿嘿」一笑,「我最近上了一個上班兒的,特他 媽騷!」說完,舉起酒杯,和邵兵,六六分別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我在里屋 聽了可是大吃一驚,上班的?難道孟杰說的是靖雯?   六六卻沒接這個話茬兒,戲謔的說,「孟老板,之前你跟我們說的林志玲的 事兒,還算數嗎?」   「算算算!操,你要不說,差點忘了!你放心,我走之前,保證讓你們操上! 哈哈哈」說完,三人再次碰杯。   其實我早有耳聞,現在的孩子,玩兒的開放得不得了。孟杰這種高富帥就算 了,誰知道竟然看著老實的六六竟然也是這種人。   孟杰突然拿起手機,一邊擺弄,一邊說,「讓你們一說,我決定,今天我就 帶兄弟們嗨起來!」   六六湊上去,拼命看向孟杰的手機屏幕,「我操,你約林志玲來啊?」   「不是不是。」孟杰用胳膊肘撐開六六,「我給你們叫來我剛才說的那個上 班的小騷貨。」六六明顯失望,一屁股坐回去,「沒勁,我還以為是林志玲。」 孟杰笑罵,「行,傻x,有本事待會兒你別上!哈哈哈」   聽他們這么說,我的心幾乎跳出胸口。這「上班的騷貨」,難道是靖雯嗎? 我親眼所見,孟杰威脅并凌辱了靖雯。可是我不理解,為什么靖雯還能被隨叫隨 到呢?難道只是單純地為了滿足自己被凌辱的肉欲嗎?   我拿出手機,試探著給靖雯發了一條消息:「你們完事了嗎?還有多久到家?」 我并未說我在哪里。如果靖雯告訴我她已經在家,甚至哪怕只是告訴我她大約還 有多久就能到家,我也就放心了。誰知,我的信息猶如石沉大海,半天不見回復。   客廳里,孟杰一直在囑咐六六和邵兵如何見機行事。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孟 杰突然看自己的手機,站起來,興奮的說,「來了,我去接她。再順便把我百寶 箱拿上來!哈哈哈哈!」 222 島裕翔感情史遭起底中島裕翔之前曾和日本女明星水川麻美傳過緋聞,兩個人被媒體拍到了約會的照片。不過后來已經澄清了,這個照片并不是私下中島裕翔和水川麻美約會的照片,而是兩個人在拍攝電視劇約會戀愛究竟是什么的時候,在片場被網友拍攝的照片。結果卻鬧起了烏龍,以為是真實的約會照片。中島裕翔歷任女友都有誰除此之外中島裕翔還與日本女明星吉田羊傳過緋聞,這段緋聞在日本可是引起了非常大的討論,原因就是女方比中島裕翔大了足足20歲。不過在這個緋聞傳出來之后,中島裕

此文由 美劇倉庫 - 2019高清美劇下載網站| 天天美劇 | 美劇天堂 編輯整理,轉自美劇倉庫|天天美劇!:首頁 > 美劇資訊 » 兩人做人愛費視頻、 濃精澆灌美婦的子宮

感覺不錯,很贊哦??? ()
2019抓赌新规定 百加乐公式投注法 325棋牌游戏 聚宝盆计划软件全能版 甘肃快3开奖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捕鱼达人3d刷黄金弹头 75挖机好赚钱吗 北京pk10app破解版 金拉霸老虎机能赢吗 黑龙江时时结果